来宾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直播我的女巫生涯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速之客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37:16 编辑:笔名

直播我的女巫生涯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速之客

直到离天坑越来越近,张安安才明白为什么说是恶魔朝拜图。

地球上关于地狱的传说也不少,她或多或少也耳濡目染的了解了一些,但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,地狱的所在方位肯定都是地下深处。

就像对于死亡的恐惧一样,地狱所代表的阴暗与死寂被人自然而然的放到了最深处。

但如果有人要恭迎朝拜这一切的到来,到底还是让人不寒而栗,毛骨悚然。

“您能讲一些关于科若林女巫的事情么?”

张安安在看到天坑的四周,全部都是神情端庄,头朝下,脚朝上,一派安然的恶魔模样,不知怎的,心情竟然平静了下来。甚至感觉到了一阵安详。

这与刚开始远远看到的那幕所给她带来的感知并不同。

她的权限并没有达到能够了解四大女巫的程度,而且,历史太过久远,传说已经被后世的人夸大其词,并不能让人信服。

但这是地球科技时代的做法。

身为一个在巫师世界的地球人,总是潜意识下忽略传说中所包含的的真相,毕竟建国之后我们已经生活在了一个反对迷信的年代。

面对张安安的问题,凯尔先是忍不住再次多看了几眼她的长相。

除却一些细微的变化外,眼前人与他记忆当中的苏菲娅长的确实太过相像。

废话,本来就是一个人,能不像么。

如果不是张安安本来就是二十几岁的年龄,在身体变得与之前的自己没有多少差别后,气质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否则凯尔和弗雷杰早就认出来了。

“科若林女巫,你知道的,公认为是黒巫一脉的始祖,传言中掌管着秘境地狱,曾经率领她的部下打到了地底深渊第七层,就连妖精世界也是臣服于她的统治,服从她的命令。”

听起来就是位战力彪悍的阁下,果然不外乎是。

“那她的秘境呢?”张安安更好奇的是,如果四大女巫那么厉害,为什么她的秘境反而七零八落,最后分散在世界的各个角落。

“地狱中最出名的就是不死河和枉生骨,以及黑暗之源。”

“但没有人见到过,只是根据已经查明的秘境所总结出来的。”

凯尔看到旁边的女巫师学徒一脸认真的听讲,好心的多解释了一句:“就算是传说级别的秘境,我们所碰到的这个也不过是在外围,不用太担心。”

“不过,恕我直言,你们的学院这次让你们进来,用意可能并不单纯。”

凯尔压低了声音,浅淡的刚好够旁边的张安安能够听到。

“我们准备下去吧。”

雨水在快速的沿着四周的壁画流动,原本静止的图画此刻看上去竟然显得妖异起来,长相各异的恶魔,他们都同样有着一双黑色泛着冰蓝的眼睛,像是有火焰在其中冷冷的燃烧,偏偏视线都是略微倾斜的看向下方,姿势虔诚的恭迎着深渊。

从张安安的这个角度看来,那些恶魔更像是在用眼角的余光静静的看着他们。

“这壁画好奇怪啊。”

杰克一边看着一边钻了出来,雨滴坠落让他打了一个踉跄,才稳定住了身躯,“还有这个地方,明明是个天坑

,地势却比旁边高出来一些,让雨水只能积落成河,没有办法倒灌进去。”

“也太巧了吧。”

杰克说着还用手捏了一下旁边的土壤,这下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:“你看,连土壤都不一样。”

明显更细密了一些,像是被人筛选过。

张安安有些头痛。

那里本来就是个蚂蚁窝,当然会地势高一些,不仅地势会高一些,因为蚂蚁的钻洞和处理,土壤变的不同很正常。

如果不是下着雨,恐怕能看到一堆细沙土。

看到杰克注意力全部放在研究土壤上边,张安安只好向一旁的凯尔问道:“刚才发生的响声,不会就是这个大家伙从里面钻出来的时候闹的动静吧。”

凯尔点点头。

这下杰克才若有所思的放弃了趴下的念头。

“安安,有人过来了。”小蓝提醒道:“还不少,前边的是那三个跟你们抢过大蚯蚓的家伙,后面的人没见过,不认识,不过看样子应该不是复制品,身上都已经释放了保护罩,维持了一分钟也没有消失。”

就在小蓝说完的同时,凯尔状似不经意的朝着某一个方向抬头看了一眼。

不过让张安安有些讶异的是,弗雷杰随后竟然也抬起了头。

凯尔能发现再正常不过,但是连弗雷杰也能感觉到有陌生人接近,那就让张安安有些感到意外了。

前些日子里,弗雷杰还是跟她一样的巫师学徒,作为一个巫师学徒,如果不是有着天空直播的反馈,就算是张安安,感知上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。

看来还是小看了弗雷杰。

“我们现在要下去了么?”琪琪虽然还是显得无精打采,但还是探出头来问道。

“再等等吧。”凯尔微笑的说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凯尔没有回琪琪的话,指指远处。

琪琪好奇的看向远方,出现了三个十分臃肿的黑影,慢腾腾的朝着他们挪过来。

“他们是谁?”

“三个傻子。”弗雷杰在一旁接口道:“与我们打了一架后,还敢上来再攀交情。”

张安安想起小蓝对自己说的话,那三个巫师学徒似乎就是因为跟双胞胎兄弟打斗后,才过来与他们争夺大蚯蚓的。

“我认出来了,是他们啊!”琪琪的话一说完,就发现弗雷杰很是好奇的看着自己。

“我也与他们打过一场,我认识他们的生命之火,他们打算和我抢乖乖来着,后来还是没抢过,让我打跑了。”

“嗷,乖乖就是这个大家伙。”琪琪说完还好心的解释了一句。

杰克在一旁白眼都要翻出来了。

“那我们还要等他们么?”张安安看了眼凯尔似乎没有要动身的样子问道。

凯尔俯下身子,伸手摸了一下壁画,抬头看着张安安说道:“当然啊,总不能让我们当探路的,有人能够分担下最好了,出去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”

张安安听着凯尔的话,总觉的他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告诉过自己一行人。

不过,她对双胞胎兄弟还是有信心的,大不了到了紧要关头的时候,就告诉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份,想必也不会扔下自己不管。

实力啊。

说到底看的还是实力。

重庆治疗睾丸炎医院
临汾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湖北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重庆治疗龟头炎方法
临汾治疗宫颈糜烂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