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宾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诸天仙武 第八十四章 重启太古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07:17 编辑:笔名

诸天仙武 第八十四章 重启太古

无穷无尽的黑暗,不见半点光明,仿佛无间地狱,人间至极痛苦,让人恐惧与麻木。

等死的状态已经持续了不知多少岁月,每一刻都是至极的煎熬。

世上并不缺乏舍生取义之辈,自杀者也是层出不穷,但他们多是一时冲动,被心中的某些执念暂时压过对死亡的恐惧,若是让他们多多思考一下,尝试一下死前的恐惧,能依旧无畏者还有几个。

死是可怕的,不仅仅在于它本身,更是那过程。恐惧如同美酒,时间越长,它越发醇厚。

一般人死的时候不过持续几秒几分

,尚为人世间恐惧之极,而若在死时持续几天、几月、几年,那恐惧将会多么大?

何恒有幸很是直观的体验到了这一状态,若非他心志过人,意志更是坚定,恐怕早已崩溃。

冷冽的风呼啸着。

荒芜的天地,寒冷到极致,雪花堆积处,隐隐可见一道人形枯骨在其中发出一声低鸣,声音嘶哑无比,含有人世间最可怕的痛苦,但依旧坚定。

无论多么艰难,终究不改初心。

持续了不知多少岁月,雪忽然停了。

皎洁的明月冉冉升起,柔和的光芒照着下面的人,仿佛情人的目光。

那人已经再无力发出声音。

一夜寒冬,第二天来临之时,一道前所未有的璀璨日光普照山河大地,融化了那雪,驱除了一切黑暗,带来大光明。

炽热的日光带着无尽的生机,洒满人间,这是无尽的希望种子。

地上忽然举起一只手,干枯而苍白,只有骨头与一层充满皱纹的皮。

在阳光照来时,那干枯的尸首忽然燃烧起来,化为灰烬。然后,原地出现了一具赤裸的身躯。

他看了看这天地,忽然一笑,单指指向地面,轰然之间,那融化后的雪下,露出一片纵横交错的平地,上面印着几百个道文。

“洞神经?神寿无量天卷第二

帝真胎命元洞冥紫户之气:

无量结紫户,气尊天中王,开度飞玄爽,凝化轮空洞。故根离昔爱,缘本思旧宗,幽夜沦遐劫,对尽大运通。帝真始明精……”

“帝真胎命元洞冥紫户之气,帝真胎命元?”何恒忽然一惊,“第一卷是帝真胞命元,这第二卷却是帝真胎命元,二者一字之差,粗浅看来,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凝聚道体的玄功,而且有着互补之处,并且可以看出意犹未尽之意……”

“等等,胎、胞……难道这洞神经九卷在修炼道体方面的都是一种无上道体的一部分,唯有合九成一,才能练成一种超越先天神魔,可以比肩玄黄境大能的道体?”越想越有可能,何恒不由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对两卷洞神经进行互补,发现完全是相通的,正如他所想,都乃是一种无上道体的一部分。

证明了想法,何恒不由眼前一亮,洞神经博大精深,以他目前的境界只能看出一些粗浅的练气功法,把自身驳杂的功力完美融合起来,同时具备浑天宝鉴、一元经等几大玄功的特性,又精纯至极,其他方面唯有这一套凝聚道体的玄功乃是真正的超乎想象,若是真如他所猜测,日后必可逐渐超越最顶尖先天神魔的根基,道君之位唾手可得。

对于人族而言,根基再好,到了纯阳巅峰也会耗尽潜力,这时要再想进步,就唯有提升自身位格,把后天之格化为先天之格,由人躯蜕变为符合大道的先天神魔之躯,但先天神魔之躯也是有着高下之分的,低者一生只能止步于神魔,突出者则是可以达到玄黄境,更为拔尖才有可能问鼎道君之位。

洞神九卷上任何一卷铸就的神魔之躯都是有望道君的,而若是合九为一,成就一种无上道体,那即便无上大罗也并非无望了。

想到这个,何恒刚刚面对死亡之恐惧依旧古波不兴的心境,亦是不由起了波澜。

“果然,我虽可以战胜生灵的天性与本能,但还是不能彻底斩灭这些,面对足够的诱惑,我终究还是有着贪念的。”念头起时,何恒当即察觉,以无上智慧与毅力斩杀之。

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这说来简单,但作为活生生的生灵,本质的天性、本能如何不存在,但我辈岂可屈服于这天性之下?一日不超脱,就无法彻底斩杀这天性,那我就时刻不停的斩杀,杀出个无拘无束,自由自在。存天理,灭人欲?不,不仅仅要灭掉人欲,更要斩去天理,以我之理,代他天理!”

冷冽的话语轻诉之后,他当即按照洞神经第二卷上的方法,凝聚命胎。

又是一番岁月后,他进入无色界第三天。

这时,外界已经过去了足足三年之久,与他一同来此的王知微止步于无色第一天,已然离去。

虚琼真君注视着手中宝塔上的光点,一阵遐思。

“他,怎么会在无色界的每一层都待那么久呢?难道……”猛地想起什么,虚琼眼皮一跳。

就在这时,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前,正是色界十八天里的神秘青年。

见到他时,虚琼难掩脸上的震惊之色,急忙躬身拜下:“后辈弟子虚琼,见过祖师,不知祖师为何出卅三天?”

“不必多礼,吾当初留下一道分神在此,主要是本体沉睡,以留查诸天源界情况之用。如今祖劫将起,本体即将回归,以求最后一步,吾也自然不需存在了。”青年淡淡的说着,随后指向卅三天内,又道:“里面那个人,他与此劫有所关联,此次是吾与他结个因果,以求日后之用,汝不必多想。若是可以,尽可能的助他一下,把因果扩大,但不由做的太明显了。”

“弟子遵命。”虚琼真君连忙点头,然后有些担忧的问道:“祖师,此劫连您这等存在都难以避免,不知我太上宫该怎么应对?”

青年看了看他,淡淡道:“汝放心,一切皆有定数,这一劫数早在无数岁月之前就已定下,自有章程,以吾之能自可保汝等无碍。”

放下心来,虚琼再问道:“不知祖师何时归来?”

“万年之内,吾真身定将降临大天,那时也会是劫数开启之时,在此之前,还会有许多上古的强者陆续回归,具体时间应该是你们这一元会劫结束之后,十个甲子左右。不过其中少不了我们的人,格局早已定下,汝等待就是。”指了指天外,他露出一丝忌惮,道:“由于祂的存在,我们只能在最后时刻才回归,合力镇压祂,重启太古,开辟大罗天,所以一切局势一定要按照吩咐进行,吾去也!”

荆门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辽宁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蚌埠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荆门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辽宁治疗白带异常费用